• <li id="wek8w"><del id="wek8w"></del></li>

      
      
      <track id="wek8w"></track>
    1. 戰“疫”日記:我參與了大慶市第一例重癥新冠病人的救治
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2-21 07:06:22    瀏覽量:753

      高亞楠,龍南醫院重癥醫學科(ICU)醫生,第一批進駐大慶市第二醫院援助的醫生。她直接參與了大慶市第一例重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人的救治工作。她在忙碌的工作間歇,記錄下了救援最真實的場景,也記錄下了她與同伴的心聲。

       

      1月30號

      17:52分我接到了張桂霞主任的電話:“小高,咱們市二院需要支援,你馬上收拾隨身物品,向醫務科報到。”“好!”我什么都沒多問,因為已經做足了思想準備,就像已經繃緊的弓弦,隨時準備蓄勢待發。

      18:30分,我就跟另外兩位小伙伴張雪和史曉菁在醫院匯合。在出發前,我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決定,鄭重的向黨組織遞交了“火線入黨”的申請。帶著醫務科長白海昕和護理部副主任張曉磊兩位領導殷殷的囑托、關懷,和滿滿一后備箱醫院領導給我們緊急籌措的“嫁妝”(生活用品及水果等生活補給),出征市二院,深入“抗疫”最前沿!

       

      1月31日

      第一個工作日,值了4:00-8:00和16:00-20:00兩個班次。因為這次調派十分緊急,二院的宿舍還沒給我們準備好,我們昨晚報到之后先在機關臨時值班室就地休息。凌晨3點多就開始做進入隔離病房的準備,這防護服穿起來,實在是費了好一番功夫。

      4點,準時接班,切實走進了抗疫一線,接觸到了重癥新冠的患者。來不及害怕,就開始了各種種樣的醫療處置。忙忙碌碌中,時間很快到了8點。脫掉防護服又花了好長的時間。終于收拾利索,來到正式宿舍休息,說實話,身體是很疲勞的,可是心情既緊張又激動,反而睡不著。我們仨就互相打氣,互相鼓勁,比賽著誰能先入睡,小睡兩三個小時還要再次進入隔離病房工作。我們需要盡快恢復體力。

      龍南醫院專門為我們建立了后援團隊微信群,不但在物質上給我們堅實的保障,更提供了強大的心理上的支持。今天,總院、人民醫院和我們龍醫的第二組支援小組陸續到達,明天起我們的人員緊缺將大大緩解,“抗疫”的力量在不斷壯大!

      2月1日

      我們仨一覺醒來,發現微信朋友圈被我們“出征”的消息刷屏了。雖然視頻里都帶著口罩,還是被不少人認了出來。同事們紛紛點贊、轉發,有的鼓勵我們加油干,給科室和醫院爭光;有的叮囑我們一定要牢記防護程序,千萬保護好自己;有的用“平安”二字的筆畫,給我們發祈福紅包……本來出發前,我們都很有默契的瞞著父母。

      細心的史曉菁在給家人打電話的之前,要按照還在醫院的值班順序推導出自己的班次,把情況瞞的滴水不漏。張雪打電話給之前在家感冒發燒的父親,好在老人家反而一個勁叮囑她不要回家,并沒有對她說要一段時間不回去而起疑心。我本來準備了幾張澆花、做飯等的生活日常照片,打算時不時發一下朋友圈“欺騙”遠在海南的父母,可是媽媽的電話卻先一步打過來。媽媽聲音帶著哭腔,原來有親朋把我“出征”的視頻發給她求證,我的事情“敗露”了。我只好在電話里強顏歡笑,安慰她,一再向她保證我會保護好自己,會定時給她報平安。爸爸冷靜的多,畢竟是做了三十幾年政工工作的老黨員,在微信里鼓勵我履行職責。掛掉電話,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——我要擋在病魔面前,阻止它,擊敗它,保護身后千千萬萬包括我們的父母親人在內的人們,絕不退縮。

       

      2月2日

      我們的同伴張立志大夫,一米九高個子,防護服沒有適合他的尺寸,每次值班他只能站著,彎腰的時候內層隔離服會露出腰和腳踝,外層隔離服緊繃,如果一旦撕破存在極大的暴露風險。醫院領導經過慎重的考慮,決定讓他先撤離前線,高長奎大夫頂上。大志大夫懊惱極了,遺憾沒能戰斗到最后,我們都安慰他,無論哪個科室都是抗擊疾病的重要崗位,待到我們抗疫勝利,一定相約痛飲慶功酒!

      史曉菁的手長時間戴手套后過敏起紅疹,又疼又癢,讓人看著都心疼。昨天我把曉菁雙手的照片發給了張桂霞主任看,主任難過極了,一再叮囑曉菁一定要忍耐,千萬不能因為瘙癢弄破防護手套。幸好油田總院一起支援的小伙伴給我們支了個小妙招:帶乳膠手套之前先帶一層薄膜手套,把滑石粉隔絕開就可以緩解過敏。今天曉菁的手果然好了很多,她自己開玩笑,經過這一次蛻皮,雙手會更白嫩。這就是我們可愛的同伴,我們龍醫可愛的護士!

       

      2月3日

      凌晨1點,我們終于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。昨天20-24時的值班真是一場生死時速,一個患者呼吸衰竭進行性加重,高流量吸氧已經不能滿足氧合需要,必須氣管插管。雖然我臉上戴了N95口罩和護目眼鏡,與患者近距離面對面接觸,還存在痰液噴濺和氣溶膠傳染的風險,又戴上了面屏保護。麻醉、鎮靜、肌松,護士張雪的動作干凈利落,我置入喉鏡片、挑起會厭、暴露聲門、氣管插管順利插入,我的動作也行云流水,史曉菁馬上幫我固定口咽通氣管、連接呼吸機。

      我們是配合了多年的老搭檔,在這個分秒必爭的時刻,彼此的默契發揮到了極致。患者的血壓不平穩,需要增加靜脈通道,可是年齡大、血管條件極差,渾身找不到適合留置針的血管。我決定,深靜脈穿刺!繼面對痰液和氣溶膠之后,還有面對血液,感染風險大大提高。可是我不能退縮,如果這時候我不能挺身而出,就對不起我臨行前向領導請戰、要求入黨的誓言。護目鏡上了哈氣,眼前一片霧氣騰騰;帶了兩層防護手套之后還要戴一層無菌操作手套,嚴重影響了觸摸定位;手套沒有適合我的號碼,大了兩號……困難重重,看不清楚靠手感,手感不準靠經驗,最終置管成功,當我直起腰的時候,清晰的感覺到汗水已經濕透了肩背。到了0點,我最終把一個生命體征完全平穩的患者交給下一班的同志。戰勝疫情,不辱使命!

       

      歷史長河奔騰不息,有風平浪靜,也有波濤洶涌,但我們不懼風雨,也不畏險阻。我們的故事還在繼續,那些沒有打倒我們的,必將使我們更強大。

      請放心——您的歲月靜好,我們來守護!

      文/ICU高亞楠


      -->

      COPYRIGHT ? 2016 大慶龍南醫院 版權所有
      地址: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龍十路 郵編:163453 電話:0459-5989120
      技術支持:久久網絡 黑ICP備15009069號-1

      五月激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