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i id="wek8w"><del id="wek8w"></del></li>

      
      
      <track id="wek8w"></track>
    1. 戰“疫”日記:“疫”線“姐妹花”
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2-21 07:10:01    瀏覽量:576

      2月12日,大慶市第二醫院需要血液凈化專業護士開展持續性床旁血濾工作。疫情就是命令,大慶龍南醫院血液凈化中心派出項紅霞、賈向平兩名優秀護士奔赴“疫”線。

      為新冠病人做血液凈化,持續性床旁血濾,意味著新冠患者持續血濾期間,必須全副武裝寸步不離的床旁看護,意味著高危的病素感染。血凈“姐妹花”沒有遲疑,沒有退縮,憑借過硬的技術、崇高的醫德,圓滿完成了支援任務。

      她們在結束一天的繁忙工作后寫下的戰“疫”日記,語言樸實無華,卻真實地記錄了“疫”線醫護人員工作、生活狀態。

       

      項紅霞,大慶龍南醫院血液凈化中心護士、護理層級組長、市級優秀護士。

      2月13日

      昨天晚上接到護理部通知,派我去市第二醫院支援,心里除了緊張還是緊張,那可是新冠肺炎確診患者,而且還是重癥。沒敢告訴媽媽,她身體不好,不想讓她擔心。一早院里派車把我和賈向平送到市第二醫院,還沒來得及休息,馬上開始感染培訓,學習穿脫防護服,這是預防感染的重中之重,必須嚴謹認真。

      2月14日

      12:00我就要正式上崗了,我特意提前一個小時開始穿防護服。前輩們告訴我,從上班前兩三個小時就要不吃不喝,勤溜達,穿防護服前上廁所排空,才能保證工作期間不上廁所。戴好護目鏡,面屏看東西有點模糊,我走路小心翼翼,生怕碰到東西。

      第一次走進ICU病房,賈老師看見我驚訝中帶著驚喜:“還有半小時才交班呢,你怎么進來這么早?”“你也是第一天進來,我怕你挺不住。”我倆認真交接了透析模式CVVH及透析數據,查看管路情況和流量。  

      ECMO我頭一次接觸,見都沒見過,賈老師離開后。我仔細研究ECMO的連接,發現很簡單,類似臨床的輸液三通。聽說價格特別昂貴,安裝動作得萬分小心。我再次熟悉了所有物品擺放的位置。

      這身“盔甲“讓平時做慣了的工作變得困難重重,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被銳利的穿刺頭扎破手套或刮壞防護服,發生感染病毒的危險。接我班的是人民醫院血透室的護士,她們對“金寶”床旁血濾機不熟悉,我需要在交班的最短時間內教會他們。為了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我決定提前半小時更換透析管路。

      在擰ECMO與靜脈連接處時我遇到了麻煩,太緊了,擰不動。如果太用力會損壞ECMO的三通,危及患者的生命,汗一下子就布滿額頭,讓本來就看不清的護目鏡更加模糊。這里只有我自己,我必須成功!我半蹲著用止血鉗一點點試探,大約七八分鐘,終于松動了,我感覺仿佛過了一個世紀。當我繼續操作掛完最后一個置換液袋起來時,眼前一陣發黑,我趕緊在心里默念“不能倒,不能倒。”我緩了好一會,才恢復。想想剛剛發生的事情一陣后怕。

      下班后我馬上在微信群里和血透組說了一下今天遇到的問題,分析了發生的原因及如何避免此類事件的方法。

      終于放松下來,可發現無論如何都睡不著,思念如潮水般涌上來,才兩天啊,我就開始惦記,惦記爸爸媽媽的身體,想我的兒子。

      2月15日

      凌晨四點的隔離病房還是有點冷的,防護服里是不能多穿的,否則更會引起行動的不便。又該給患者換廢液袋了。廢液袋里面收集的是患者體內的水和毒素,擰開廢液袋連接口時因為太滿太沉,再小心也會濺出幾滴,每次換完都得更換手套。換下來的廢液袋用兩個黃色垃圾袋裝上用膠帶封口,得非常小心,就怕膠帶把手套黏上撕破。護目鏡上的霧汽很重,模模糊糊的看不清,放垃圾的路變得漫長而艱辛。忙完這一切寒冷和饑餓開始侵襲,看著患者,看著表,快了,接班的快來了。接班的護士終于來了。和她交接的時候特意多囑咐一些注意事項,比平時晚出來40分鐘。脫完防護服看著臉上,手上的壓痕,強忍著用酒精消毒好痛呀。

      一覺醒來,寢友們一陣驚呼:“項老師你的臉怎么了?眼睛也腫的這么厲害?”看著手機里憑空大了一大圈的臉,我笑了:“我說今天睜眼睛費勁呢,這是胖了呀!”我現在的經歷不及武漢的護士們的萬分之一。雖然痛但是我感覺和他們貼的更近了。

      2月21日

      終于順利完成支援任務,來到隔離賓館進行醫學隔離。爸爸、媽媽還有兒子每天都要求跟我視頻,要看看我。而我堅持語音通話,我不能讓他們看見我浮腫的臉,還有因為過敏導致的大片紅斑。

      回想市第二醫院支援的那些日子,雖然充滿了危險和挑戰,我還是勇敢的堅持下來了。大家都在說我們是逆行的英雄,兒子也說我是最偉大的媽媽,我感到非常自豪。愿我的祖國,我的家鄉早日走出疫情的陰霾,贏來朗朗晴天。中國加油,大慶加油!

       

      賈向平,大慶龍南醫院血液凈化中心護士、市級優秀護士。

       2月14日   夜

      剛下班,洗完澡,緊張的情緒剛剛有點緩解。躺著床上怎么也睡不著,聽著姐妹們低沉的鼾聲,拿出手機照亮,好久沒寫日記了,今天值得我去記錄一下。前天下午護理部通知我第二天去二醫院支援。我說沒問題,家里都支持,其實內心多少也很害怕緊張,我以為得經過幾天培訓再上崗,結果去那當天晚上就需要值夜班。穿防護服的時候心跳的特別快,我感覺旁邊幫我的老師似乎都能聽見。按照培訓內容剛穿好防護服,我就覺得呼吸有點困難,喘不過氣來。

      當我走進患者病房,看見熟悉的透析機,馬上忘記了害怕。除了行動緩慢,呼吸困難,和平時的工作似乎沒什么不同。不,有不同,透析機旁連接了ECMO是我從來沒見過的,透析模式也不是我熟悉的。我努力平復心情,仔細查看上一個班做好的連接。慢慢心放下來了,看懂了,很簡單,慶幸自己有多年的臨床透析經驗。

      接班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項老師就來了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渴望見到她。穿防護服困難,脫防護服更是一道坎,我按照墻上的指示圖緩緩的按步驟一點點脫著,心里默念:慢點、慢點、小心點,當脫完防護服走到清潔區,我才長長呼了一口氣,這個班圓滿結束了。加油!賈向平你能行!

      2月 18日

      這幾天的倒班生活,徹底打亂了我的生物鐘,神經衰弱又加重了。多虧孔護士長托人給我送來安神香,讓我的神經能松弛一點兒,有片刻睡眠。護目鏡壓的臉很痛,有點腫,手也泡的發白,洗的太勤了吧,有點癢還不敢撓,如果皮膚破潰消毒得更疼。晚上想兒子,孩子不知道我出來支援,在奶奶家天天上網課,或許還在暗自高興媽媽沒有天天催他寫作業吧。不知道爸爸怎么樣了,我不在身邊他有沒有按時吃藥,有沒有不聽話偷著喝酒?

      黑暗中眼淚控制不住流下來,可我不后悔自己的決定。我有機會有能力為這個社會做點什么,我很自豪。多年以后我也可以告訴孩子,當年那場抗“疫”戰斗,你媽媽也當過英雄,孩子一定會為我驕傲的。

      市領導特別重視這次疫情。舉全市之力救治所有患者。派出最好的醫生,最優秀的護士,最精密的儀器,讓我看到眾志成城,不拋棄不放棄的信念。現在每天都很緊張,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認真地工作。

      2月20日

      快要離開了,有點舍不得一起戰斗的戰友,休整過后,我希望組織還能讓我回來繼續戰斗。我總結出這幾天工作的心得和經驗,今天晚上給單位下一批要來的護士講了兩個多小時,也不知道她記沒記清楚,明天下班,再說一遍吧,還是用語音給她講讓她保存下來隨時聽比較靠譜。同事們都說我是操心的命,那咋整,有些經驗不是教科書能講清楚啊。密封不嚴都知道纏膠帶,膠帶怎么留活口可沒教;穿防護服容易,脫就容易出問題,咋整,又開始擔心了。明天還是再講一遍注意事項吧,只要大家都平安,啰嗦就啰嗦吧。

      這幾天的支援生活,近距離護理新冠肺炎的患者,永遠是我這一生不可磨滅的記憶。想想武漢的同仁們,他們更苦更累。堅持,堅持下去,只要有恒心,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,到時候讓我們攜手,暢游我們用汗水守護的這片大好河山。武漢加油!大慶加油!

       


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,這是第一篇
      -->

      COPYRIGHT ? 2016 大慶龍南醫院 版權所有
      地址:黑龍江省大慶市讓胡路區龍十路 郵編:163453 電話:0459-5989120
      技術支持:久久網絡 黑ICP備15009069號-1

      五月激情网